精彩回顾 | 方恩医药张丹博士出席2019中国·杭州医药港健康产业峰会(首届抗体药大会)

5月28日,2019中国·杭州医药港健康产业峰会(首届抗体药大会)暨长三角G60科创走廊生物医药产业联盟成立大会在钱塘新区圆满召开。600多位参会嘉宾,20余位专家学者围绕抗体治疗研究与先进技术、抗体工程与生产、药理与临床试验等主题进行了精彩的演讲和报告。探寻中国抗体药物的开发之路,共襄盛会。方恩医药发展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长张丹博士受邀出席大会并发表演讲。

 

 

▲张丹博士在大会上作演讲

张丹博士发表题为“在ICH环境下抗体药的国际研发战略”的演讲,他指出随着中国加入ICH并成为ICH管理委员会成员后,国内抗体药企业面对创新药全球开发的激烈竞争。中美双报的重点也将从申报IND扩展到申报NDA,且实施中美联合关键性临床研究。张丹博士讲解了中美双报下,抗体药物全球开发的策略和路径,分析了IND/NDA申报和临床试验在中国和美国、日本的不同之处,以及关键性临床试验的设计和实施。

会议期间,张丹博士受邀接受凤凰网、医药时间的专访,同记者进行了一次深度对话,回答了许多生物医药同行关心的问题。

 

▲方恩医药发展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长张丹博士接受媒体采访

 

以下内容为采访纪要:

中国的临床试验水平亟待提高

记者:有人说,如果美国的临床试验是大学毕业水平,那中国就是个小学生。我国的临床试验水平和国际相比差距主要在哪里?我们该怎么追?

张丹:我国进行大规模临床试验,特别是参与国际多中心临床是就近十几年的事。我国全面加入ICH到现在才2年时间,刚开始做自然有一个熟悉、了解、培训和提高的过程。目前国家批准的700多家GCP机构,绝大部分还处在学习阶段。

但中国也有独特的优势,患病人数多、疾病谱广,利于医药企业以更快的速度、更低的成本完成临床试验,大大降低药物的研发成本。而且在某些领域,我国的临床试验亦获得了国际认可,例如计划生育,这是中国最早进行大规模临床的领域。再有我国在心血管领域和肿瘤领域的某些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已经达到了在国际顶尖杂志上发表文章的水平。

虽然这些还是个案,随着我国分期分批实施ICH指南,特别是相应的临床试验指南,即ICH的E系列指南,相信中国的临床试验水平会得到迅速提高。五年之后,我认为中国大部分的临床试验水平和国际接轨是没有问题的。

中国加入ICH这三类企业受益最多

记者:加入ICH会对我国创新药产生怎么样的影响?哪些企业能够在这场改革浪潮中成为最终的赢家?

张丹:中国2016年成为ICH的成员,2017年成为ICH执行监管委员会的主要成员。加入ICH,短期内对我国的医药企业是有冲击的。因为加入ICH,我国开始承认海外的数据,特别是临床试验数据,这就加快了国外的一些产品,特别是孤儿药产品、国内临床急需的境外已上市新药进入中国的速度。国内做同类产品,做 me-too,做类似靶点的企业短期内会受到很大压力。

但另一方面,按照ICH的规章制度,海外参与ICH的成员机构也必须承认中国的临床数据,这也为国内企业走向世界搭建了一个桥梁,下面三类企业受益最多。

第一,做“全球新”的药企;

第二,能高质量、大规模生产Biosimilar(生物类似药)的企业,因为相对于国际水平,在中国做临床试验的成本更低,产品成本优势明显。只要保证药品的高质量,就有可能进军国际市场;

第三,中国的原料药企业,尤其是在全球处于垄断或半垄断地位的企业,加入ICH对这类企业不太受影响,而且未来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的。

临床批件或许带来的是机会更加渺茫

记者:你如何看待“60天临床试验默许制”这一药政改革以及后续效应?

张丹:ICH带给我国的另一个重大变化,临床获批的速度大幅加快,从以前的1-2年减少到60个工作日。药审中心去年发布60天临床试验默许制,“自受理缴费之日起60日内,未收到药审中心否定或质疑意见的,申请人可以按照提交的方案开展临床试验。”这是我国药审改革的一大进步,业内欢呼一片。

这一政策本身非常好,但实际上矛盾却转移了。原来监管政策是药物研发的瓶颈,但现在临床试验机构成了新的瓶颈。因为IND批准速度大幅加快,企业扎堆到国家批准的700多家GCP机构开展临床试验,使临床试验成本增加。而且培养一个好的PI时间很长,机构也缺乏拥有丰富临床试验管理经验的人,这就造成了新的矛盾。

从更长远看,IND成功率的提高,会导致中国新药NDA的成功率大幅下降,预计会从80%下降到10%。这就意味着,很多企业虽然拿到了临床批件,但成功机会却更加渺茫。

全球化是中国药企必经之路

记者:中国加入ICH,未来我国医药企业应该如何应对?

张丹:加入ICH,我国药监机构已开始全面承认海外临床数据,中国审批海外药品的速度飞快,快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默沙东的HPV疫苗,9天获批,且全部临床数据都是海外的。

在这样的国际环境下,特别对抗肿瘤药的研发形成很大的挑战。以往我国药企的主要战略之一是做me-too,在原研药加速进入中国市场的情况下,这条本来行之有效的开发路线会遇到很大的困难。

另外,作为ICH的成员国之一,美国已经公开表示,如果没有人种差异,全部接受中国临床数据。“全部”是什么意思?就是说你在美国报NDA,全部临床数据都可以来自中国。除了美国,加拿大也表示全部接受中国的临床数据,欧共体国家可以部分接受,日本是有条件接受,代表着主流的ICH国家都能接受中国的临床数据,当然前提条件是我们的临床数据满足ICH的质量要求。

这也就意味着,当下我国药企再做药物研发,就不能死盯着中国一个市场。从 I 期开始就要考虑国际多中心临床,如果不这样做,从 I 期开始你的研发就已然落后了。

全球化是中国药企的必经之路,做全球新药是药物研发的生存之道,也决定了企业在全球竞争中的存亡。在具体研发方向上,可以借鉴西方国家的经验,以下三个方向前景广阔:

(1)孤儿药,罕见病在中国具有极大的临床资源优势。

(2)做中国的大病种,如胃肠道疾病,肝癌,乙肝,丙肝,胃癌,食管癌等等,未来市场巨大。

(3)中国的原料药在新制剂上能有突破,走505(b)(2)的路,也是值得尝试的。

方恩医药之本:创新药、国际化、高质量

正是对中国,对全球医药环境、医药发展趋势看得透彻,张丹带领的方恩医药走出了与众不同之路。

2007年张丹回国创立方恩医药,发现了当时被跨国CRO和本土CRO不能企及的市场。像昆泰这样的跨国CRO公司主要服务于跨国药企,服务价格昂贵,不是本土药企能承受的。而本土CRO公司主要服务于做仿制药的国内企业,他们没有进行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的能力。

方恩医药致力于把服务目标定位在满足研发创新的、单一化合物的公司进入临床阶段的需要,这些公司主要是哪些尚未完全成长起来的本土和国际初创企业,他们的大部分资金来自政府或赠款。通常情况下,这些新药研发企业需要I期临床试验的帮助,因而方恩医药成为他们的战略合作伙伴。

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创新药,国际化,高质量”成为方恩医药发展的三大基石。在国内,方恩医药的客户包括:歌礼、信达、亚盛医药、前沿生物、成都先导等一批创新型企业,为这些创新药企业提供国际申报和临床服务。方恩医药全球现有1700多人,有一半在境外,服务于境外客户,真正做到了国际化; “我本人是ICH E19 IFPMA专委会成员,亲自参与国际规则的制定,同时也把ICH的信息传递到公司来,方恩以ICH的标准为合作伙伴提供高质量的服务。”张丹这样说道。

经过十几年的辛勤耕耘,如今的方恩医药已成长一家国际化的CRO公司,张丹博士依然不忘初心:

“美国宣布接受中国临床数据,大门已经打开了,看你有没有本事走向世界,成为中国医药界的华为。咱们一起到世界上去闯一把,做中国的全球新药。”

方恩展位精彩花絮

会议期间,方恩医药作为CRO企业代表参展本次专业大会,吸引众多参会观众前来咨询,方恩医药团队为参会观众提供详细的技术解答。

 

▲方恩展位上吸引众多参会者驻足询问